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78345黄大仙白小姐管家 > 景物分析 > 正文

《春》是用什么方法细致描写景物的?请以第五段为例加以分析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12

  2.第二部分(第2-7段),具体描绘春天的景物。作者从“草、花、风、雨、人”五个侧面写春的景象,春天的气息。五个段落五幅画,合起来组成一幅立体的春天全景图。这幅图不仅有丰富的色彩,有形状,有声音,有景物,有人物活动,还有层次分明的意境,表现出生生不息的生命活力。

  ①(第2段)通过春天的山、水、太阳,总写春回大地、万物复苏的情态。(此段可独立作为一个部分:“寻春”)

  两个“盼望着”是反复修辞手法,这种手法的作用,是强调作者盼春心情迫切。“脚步”是拟人。“来了、近了”写出了人们盼春的急切之情,透露着喜悦之情。短短四个句子,写出了作者对春天的盼望和赞美之情。句子简短,语意亲切,给全文定下了轻快、活泼的基调,抒写了作者盼春热切、喜悦的心情。这种情感,始终笼罩着全篇,而且越来越浓烈。

  ⑵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,欣欣然张开了眼。山朗润起来了,水涨起来了,太阳的脸红起来了。

  这是“寻春”。用“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,欣欣然张开了眼”来形容,使春有了人的情态。“睡醒、张开了眼、”都是拟人,形象地描写一切都将重新开始。这样用人们睡觉醒来、困顿全消、精力恢复的具体神态,准确、传神、又富有情趣的表现出万物受春的温暖、滋润而生机勃发的特点。后面三句是排比,简洁而周详地写出春回大地,春满人间。“朗润、涨、红”是摹状,分别描绘山、水、太阳醒来的情态,非常传神,写出了春天的变化以及作者的感受,充满了愉悦之情。“脸红”也是拟人,突出春暖。这一段,作者总写春日融融的景象。而这种温馨、暖和的情感,洋溢着全文。这就为下文具体的春景描绘提供了自然的背景。

  下面开始“绘春”,作者分别摹写了春天的草、花、风、雨,从多侧面描写春天景色。

  ⑶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,嫩嫩的,绿绿的。园子里,田野里,瞧去,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。坐着,躺着,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,捉几回迷藏。风轻悄悄的,草软绵绵的。

  这是春草图。先正面写:“偷偷地、钻”都是拟人,写出小草旺盛的生命力,春天小草生长是悄悄的;它们从小草出土的情状,表现毫不张扬却旺盛的生命力。“嫩嫩的、绿绿的”写出春草的质地和色彩,突出了春草新鲜的特点。“满是的”用口语显示春草的生机勃勃的特点。第三、四句写春草给人的欢乐与感受,这属于侧面描写,草的新、嫩,令人喜爱不已。“坐、躺、打、踢、赛、捉”一系列动词,写出春天带给孩子的欢乐和欣喜,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“嫩嫩的、软绵绵的”。“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”是排比。“风轻悄悄的,草软绵绵的”的对仗。“轻悄悄、软绵绵”写出人们感受到春天的温柔。这一段是静中有动。

  ⑷桃树、杏树、梨树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开满了花赶趟儿。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。花里带着甜味儿;闭了眼,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、杏儿、梨儿。花下成千成万的蜜蜂嗡嗡的闹着,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。野花遍地是:杂样儿,有名字的,没名字的,散在草丛里像眼睛,像星星,还眨呀眨的。

  这是春花图。作者是以动写静。“你不让我、我不让你”,回环格套拟人格,写出百花烂漫,春花竞放。“赶趟儿”是拟人,写出了百花闹春的景象。“像火、像霞、像雪”,三个比喻句排比,写出春花绚丽,百花争艳。“甜味儿”是通感,写出春天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甜美。“仿佛已经满是桃儿、杏儿、梨儿”这是联想。“嗡嗡”是拟声,写出蜜蜂之多。“闹、飞来飞去”写出蜂蝶繁忙,衬托百花香甜,引人遐想。“遍地是、杂样儿”写出野花众多。“像眼睛、像星星”,写野草众多,进一步展示春意的浓郁。“眨呀眨的”是拟人,写野花随风摆动,闪闪烁烁,时隐时现。

  这一段写景层次很清晰:树上→花下→遍地;作者写花注意色与味、虚与实、动与静的配合:从与前后照应的“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”说到“花里带着甜味儿”,色彩与甜味相勾连;从花味甜联想到果实,与虚相结合,蜂闹蝶舞与繁茂鲜艳的花儿们相映衬;另外,作者巧用拟人、排比、比喻,写春花竞相开放,白花盛开的繁荣景象。画面五彩缤纷,富有立体感。

  ⑸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不错的,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。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,混着青草味儿,还有各种花的香,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。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,高兴起来了,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,唱出宛转的曲子,跟轻风流水应和着。牛背上牧童的短笛,这时候也成天嘹亮的响着。

  这是春风图。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是引用。下面作者把空灵的春风,写得有形、有声、有情、活灵活现:“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”从触觉写春风温柔,把无形的风变成有形的。“抚摸”突出柔和。“泥土气息、青草味儿、花的香”从嗅觉写春风芬芳。“高兴、卖弄”是拟人,写出鸟儿的自由、自豪,从侧面描写春天的美好。“呼朋引伴”是句中自对,又套拟人连用,突出春天带来的喜悦。“唱出、应和”都是拟人,从听觉写春风柔美。“成天嘹亮的响着”是夸张,写出牧童春风得意的情态。 作者分别用触觉、嗅觉、听觉写春风。触觉:引用诗句,又打比方,让人感到春风的温暖;嗅觉:“泥土的气息”、“青草味儿”、“花的香”,“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”,让人闻到春风的芳香;听觉:鸟鸣的清脆、婉转,风声水声的轻盈,笛声的嘹亮,让人感到春风的柔和。这样,把本来无形的风,写得有形、有味、有声、有情。

  ⑹雨是最寻常的,一下就是三两天。可别恼。看,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,密密地斜织着,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。树叶儿却绿得发亮,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。傍晚时候,上灯了,一点点黄晕的光,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。在乡下,小路上,石桥边,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,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,披着蓑戴着笠。他们的房屋,稀稀疏疏的,在雨里静默着。

  这是春雨图。主要用正面描写,写出春雨中的特有美景。“可别恼”这一口语,显得别有情趣。 “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”,三个比喻句写出春雨的多、细、密;“斜织”写出春雨的轻。 “笼着一层薄烟”写出春雨的小。“绿得发亮”写出春雨的亮。“青得逼你的眼”写出春雨的净。“黄晕的光”写出春雨的柔。这些,烘托出“安静而和平的夜”,也滋润着乡间的行人与农民,充满了诗情画意。“慢慢走着”写出春雨的和平。“披着蓑戴着笠”写出春雨的及时。忙于劳作的农民同雨中慢走的行人,形成鲜明对比。“静默着”写出春雨的宁静。

  ⑺天上风筝渐渐多了,地上孩子也多了。城里乡下,家家户户,老老小小,也赶趟儿似的,一个个都出来了。舒活舒活筋骨,抖擞抖擞精神,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去。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,刚起头儿,有的是工夫,有的是希望。

  这是“迎春”图,写出“城里乡下,家家户户,老老小小”迎春的欢乐景象。作者通过各种修辞手法,描绘了优美的环境里,人也充满了春意,他们充满活力走进大自然。“城里乡下,家家户户,老老小小”采用排比,写出春早人勤的生活情景。“赶趟儿”与春花图照应,写出人们奔忙的热闹景象。“舒活舒活筋骨,抖擞抖擞精神”反复兼对仗格,写出早春使人们挥发出勃勃生机。在春草、春花、春风、春雨几幅风景画交相辉映的绮丽春色中,“各做各的一一份儿事去”,充满了无限的活力和希望。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引用谚语,写春天给人们播下希望的种子。如果说前四幅画是侧重写自然界的“春”,那么第五幅画是集中笔墨写人勤春早的“春”。这五个图景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,草、花、风、雨、人,完美结合,和谐一体,给读者以优美的艺术享受。因此人们情不自禁地喜爱春天。

  这三段是“赞春”。赞美春天的新意、娇美和活力。“刚落地的娃娃”比喻春天新,像新的生命一样,给人无限希望。“生长着”是拟人。“小姑娘” 比喻春天美,像漂亮可爱的女孩一样,给人无限愉悦。“花枝招展的,笑着,走着”也都是拟人。“健壮的青年” 比喻春天健,像强壮的小伙子一样,给人无限力量。“领”也是拟人。把春天比作娃娃、小姑娘、健壮的青年。这个结尾新颖奇崛,作者在完美地制作了春天的画卷之后,纵情地对春天予以赞美,进一步揭示春天有不可遏制的创造力和无限美好的希望。三个形象化的比喻,渐次排比,兼有递进,气势迭起,嘎然有力地归结全文,淋漓尽致地讴歌春天的美好、从小到大的发展。这样,作者对春天的感情由喜欢到赞美,由感性到理性,由个人爱好上升到社会寓意。

  全文描绘春的形象,作者善于把握最能代表春天特征的事物,并且运用各种手法,如生动的拟人、绝妙的比喻、有力的排比、众多的反复、精巧的照应、优美的摹状,选择了大量美好词语来形容春天,明朗欢快地表现出春天的健康壮美、生机勃勃。这篇文章的字里行间,处处让人感到一股柔情,感觉到充满生机趣味的春天。《春》的艺术修辞值得我们借鉴。

  (一)多格连用。多格连用,特指一句或相近的几句连续几次使用修辞。辞格连用是最常见、最简单的辞格组合技巧。辞格连用,又可以分为同格连用和异格连用两种。

  上面,前例“舒活舒活”“抖擞抖擞”是两个直接反复连用。中例“偷偷”“钻”是两个拟人连用。后例“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”是三个比喻连用。

  上面,前例是“像眼睛,像星星”两个比喻与“眨呀眨”一个拟人直接连用。中例“高兴起来”“呼朋引伴”“卖弄”是数个拟人、句中自对等修辞格连用。后例“像健壮的青年”“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”“领着我们”是比喻、夸张、拟人等,三种辞格连用。

  (二)诸格套用。辞格套用,就是大格套小格,即以一个形式比较大的辞格为主,包孕其它几种形式比较小的辞格。如:

  上面,前例是对仗,上下联各套用一个套复叠兼摹绘。中例是对仗,两联均套用了反复。后例是回环,上下句都套用拟人。

  (三)数格兼用。数格兼用,是指多种辞格兼容于一体,即同一个语句,从这个角度看是这种辞格,从那个角度看是那种辞格,多种辞格融合在一起。如:

  (四)综合混用。辞格的综合运用,是一种成功的表达现象,是一种自觉的控制手段。高明的作者不会单一地使用一种修辞技巧。每当内容表达到最精彩部分,作者特别讲究表现技巧,使诸多修辞方式交叉融合,交相生辉。从某种意义说,辞格的混合技巧,是复杂的艺术修辞的特殊组合规律。因此,它们的表达效果非常浓重,非常强烈,非常深刻。如:

  ①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,高兴起来了,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,唱出宛转的曲子,跟轻风流水应和着。

  上面,例①是“高兴、呼朋引伴地卖弄、唱、应和”等拟人连用,又兼、套三个句中自对“繁花嫩叶、呼朋引伴、轻风流水”。例②是排比兼递进,又套用三个比喻;每个比喻中又兼有拟人的连用。由此,也可见朱自清《春》的艺术修辞,技巧灵活,变化多端之一斑。

  前四幅,分别从草、花、风、雨等不同方面描写春的美景,主体是自然景物。第五幅,是春早人勤图,主体是人,其中“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去。一年之计在于春”等语句,点明了文章的主旨。大肆渲染景物是为了突出人。所以说,前四幅是为第五幅服务的,起着陪衬、铺垫的作用。

  “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,欣欣然张开了眼。”形象画出春天降临、大地复苏的欢乐情态。

  “桃树、杏树、梨树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开满了花赶趟儿”。亲切地写出树树争春,花花竞放的热闹情景。

  “满是桃儿、杏儿、梨儿”,不是初春的景象。这是由花香联想将来的果实累累,是遥想之笔,并非实景。没有“仿佛”就不线.野花“散在草丛里像眼睛,像星星,还眨呀眨的”。用了哪些修辞手法?写出了野花的什么情态?

  这样,写出了野花在阳光下、春风中的风姿:明亮耀眼,遍地都是,随风晃动,时隐时现,值得人们珍惜、怜爱。

  作者借助触觉写风,把风比作“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”,让人感到它的温柔;借助嗅觉写风,从“新翻的泥土的气息”、“青草味儿”、“各种花的香”,让人感到风的芳香;

  借助听觉写风,从“鸟儿……卖弄清脆的喉咙,唱出宛转的曲子,跟轻风流水应和着”、“牧童的短笛……嘹亮的响着”,让人感到它的恬美。

  因为“刚落地的娃娃→小姑娘→健壮的青年”,揭示了一个从小到大、逐渐成熟的发展过程。作者以此为喻,形象地写出春天将走向成熟和丰富,表明春天是新的、美的、富有创造力的。)

  本文名为《春》,实质以人为本:以情写景,景中有人;借景抒情,情景交融;在洋溢着诗情画意的清词丽句中,饱含了作者对生活纯真的热爱、对未来执著的追求

本文链接:http://thomasdrymon.com/jingwufenxi/71.html

相关推荐:

网友评论:

栏目分类

现金彩票 联系QQ:24498872301 邮箱:2449887230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